第一届上海巴洛克音乐节亨德尔:歌剧《尤利乌斯•凯撒》

¥ 80 - ¥ 580
    等待抢票
    开始时间:

    注意事项

    a)演出详情仅供参考,具体信息以现场为准;
    b)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1.2米以上儿童需持票入场。

    演出详情

    烈火歌剧院


    烈火歌剧院由美国指挥大卫·斯特恩于2004年成立,今年恰好是剧团的十岁生日。在大卫·斯特恩的带领下,该歌剧院致力于抒情剧目的舞台表演,时间跨度从18世纪中叶至今,歌剧院不仅拥有出色的巴洛克管弦乐团,其歌剧工作室在业内同样独树一帜。


    成立至今,与烈火歌剧院合作过的歌剧界一线明星包括卡莉娜·德莎耶丝、安·哈伦贝格、丹妮尔·德·尼泽、保罗·阿格诺、马库斯·韦伯及莉萨·拉尔森。近些年,为了向人们推介更多相对不为人所知的冷僻歌剧作品,烈火歌剧院为Zig-Zag/Outhere厂牌录制了约翰·克里斯蒂安·巴赫相传已遗失多年的歌剧《扎那伊达》,与法国次女高音卡莉娜·德莎耶丝录制了《浪漫康塔塔》。大卫·斯特恩是一位勇于尝试的歌剧践行者,他将这种精神注入歌剧院过去十年的发展。


    2014年,为了庆祝烈火十年,歌剧院于欧洲展开了一系列声势浩大的演出计划。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结合法国著名装置艺术家丹尼尔·布伦影像创作的《雷电颂》,音乐会于巴黎音乐城上演,通过高科技媒体的介入,歌剧呈现古典与未来的冲突对话。而加盟上海首届巴洛克音乐节同样是烈火歌剧院十周年庆典乐季的重头戏,他们将首次将纯正的巴洛克剧目带到中国上海乐迷的面前。


    艺术总监、指挥| 大卫·斯特恩


    美国指挥家大卫·斯特恩是小提琴教父艾萨克·斯特恩之子,现任以色列歌剧院、瑞士圣加仑交响乐团、圣加仑歌剧院及巴黎福克歌剧院音乐总监。《法兰克福日报》评论他“对声音的色彩有极好的乐感,弦乐的力度和速度的把握也处理得别出心裁,相当精巧”。事实上,大卫。斯特恩多年以来一直投身于巴洛克歌剧事业,自从2003年创立烈火歌剧院伊始,已经独具慧眼地将数十部重要的巴洛克歌剧搬上了舞台,除了最早的两个录音——亨德尔的《塞墨勒》与清唱剧《耶弗他》(Arion厂牌)成为古乐界的优秀选择,他们在2013发行的J·C·巴赫歌剧《扎那伊达》(Zanaida)更是获得了亚马逊的五星评价。这部巴赫最小儿子的歌剧一度相传遗失,历经250年的空白期后于2011年重登了莱比锡巴赫音乐节的舞台,烈火歌剧院的这个录音也几乎是碟市中的唯一。


    亨德尔|尤利乌斯·凯撒

    凯撒                  薇薇卡·洁娜丝

    克利奥帕特拉          达芙妮·图查斯

    塞斯托                莱亚·戴桑德雷

    库里奥                伯努瓦·拉莫

    科妮莉亚              那玛·高曼

    多罗梅                卡洛·维斯托里

    尼里诺                索菲亚·斯特恩

    阿奇里                亚历山大·阿特缅科


    关于巴洛克歌剧


    歌剧诞生于意大利,而巴洛克歌剧一般认为的时间区间是1600年至1750年,紧随文艺复兴时期之后,往下承接古典主义时期,它无论从形式还是内涵上讲,都包含了歌剧这一体裁最早的革新与创意,因此意义非凡。巴洛克歌剧的一个特征是“Monody”(单声歌曲)形式,也就是一段旋律大多由一位独唱歌手唱出,而那些巴洛克乐器在背景处伴奏,这近于主调音乐的形式很大程度与文艺复兴时期的复调声乐演唱区分了开来,也就是说人声的织体反而变得单一纯净。


    从声乐技巧上看,具有男性肺活量与女性音域的阉人歌手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明星。相对于宣叙调只是作为穿插与陪衬,咏叹调的地位大大提升,被赋予了深刻的表现力,它们的形式发展为了ABA结构(即所谓的“da capo aria”), 即在对比性的中间段落后从头反复第一段落。日后,此形式被逐渐打破。


    同时,歌手的伴奏变得讲究起来:称为通奏低音(basso continuo)的低音乐器,比如大提琴或者能演奏和弦的低音键盘乐器,如羽管键琴等承担了重要席位,而其他乐器则时不时地在中高音声部间成为点缀。正是那些根据剧情变化所大量使用的新乐器(及其各种组合),也让巴洛克歌剧区别于早期的声乐吟唱。其实,就算与后来较强调戏剧性与对比度的古典主义时期歌剧比较,巴洛克歌剧的配器依然算得上复杂,尤其以浓郁的装饰色彩成为了歌剧史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一时期的歌剧大多为宫廷的庆典场合而作,排场奢华和壮观,而歌剧的题材多源于希腊神话传说和古代历史故事。我们无法忘记,不管是在音乐还是非音乐领域,它们对于后世的影响都是显著的。比如人们开始热衷在戏剧的幕间插入一些音乐性很强 的表演段落,又抑或大量的古希腊或文艺复兴时期的剧本被赋予了第二次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