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民谣人—费亦儒·风之形全国巡演—长沙站

¥ 50 - ¥ 60
    等待抢票
    开始时间:

    注意事项

    a)演出详情仅供参考,具体信息以现场为准;
    b)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1.2米以上儿童需持票入场;
    c)演出票品具有唯一性、时效性等特殊属性,其中年票,年卡、季度票、无实际票纸的电子票不支持退换,购票时请务必仔细核对并审慎下单,具体退换票规则详见“退换及缺货说明”。

    演出详情

    费亦儒:意大利音乐人/作曲家

    在北京东四十条的胡同里,费亦儒远远走来。他忽闪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一种中国人身上常有的羞涩,从脸上不羁的胡茬,人们才能看出他身上流露出些许意大利人的慵懒。

    按照费亦儒的说法,与中国结缘的十年已经使他完全习惯了北京的生活。费亦儒的表哥上个世纪80年代就定居北京,从表哥口中,费亦儒听到了各种关于中国的神奇故事。“有一天你不喜欢意大利的话,你一定要来中国。”表哥的话,费亦儒一直记得。

    2002年,他满怀着梦想来到北京。在他看来,北京是个充满机会的城市,“一切事情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人们勤劳工作,创造财富。”费亦儒坚信年轻人一定要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利用有限的生命探寻自己的各种可能性。

    在北京,他几乎实现了自己最初全部的梦想。作为作曲家的他,并不是每时每刻都有工作。但费亦儒仍能保证自己每天的生活都充实而忙碌。“除了音乐演出,我同时做着几份工作:教意大利语、教吉他、做少年足球教练、做厨师、为中国乐队编曲,甚至还在做调酒师。”

    在费亦儒看来,地下文化是北京最好的地方。他说:“北京的酒吧、地铁聚集着很多非常有才华的艺术家,而且这种地下艺术的浓厚氛围在世界其他城市都很难看到。”在北京,费亦儒认识了各式各样的人,其中有艺术家、音乐家、摄影师、画家甚至还有导演。他与中国很多乐队都有合作,甚至还在东直门拥有了自己的录音棚。

    “我根本没想过要离开中国。”他斩钉截铁地表示。费亦儒告诉《环球》杂志记者,每次回到罗马的家中,他都发觉自己已经和意大利的环境格格不入了。家乡的人们习惯于随性散漫的生活,对周围的世界缺乏兴趣。“每次,我兴致勃勃地和儿时的伙伴讲讲中国那些神奇的故事。他们都只是耸耸肩,一脸茫然。”

    充满活力的中国式生活一直吸引着他。“我的前女友是个中国人,她家境不好,小时候她家甚至买不起洗衣机和电视。可她从小就有理想去改变这种生活处境,并为之努力。结果不到十年时间,她在北京工作,有自己的房子,什么家用电器都自己买。”他对比意大利人的性格,那些出生在贫穷环境下的人,多年间他们只愿意忍受着贫困,维持现状。“我喜欢中国的那种‘奔头儿’,它让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好。”

    但北京的生活总不让他时时满意。费亦儒告诉记者,他也要逃离“北上广”了。11月初,他就要搬去山东威海生活了。

    北京在他来的这些年间,经历了巨大而飞速的发展。人口越来越多,生活节奏越来越快。费亦儒遗憾地表示:“现在,北京朝阳一个区的人口就和罗马一个城市的人口数量相当了。”他遗憾地说,“中国人最喜欢的自行车越来越少,汽车越来越多;传统的四合院越来越少,学习国外建造的摩天大厦越来越多;听相声和看京剧的剧场越来越少,听摇滚跳热舞的酒吧越来越多……北京原有的中国特色越来越不明显了。”

    当然,这不是促使费亦儒离开的根本原因。他说,突然有那么一天,我猛然发现同时做着七种工作的自己,早已麻痹于“工作,睡觉,再工作”的生活循环里。“我选择离开,去新的城市开启自己新的可能性。”费亦儒说。他准备在威海自己开一间咖啡馆,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日子。

    “在这里,不同的城市,能让我体验不同的人生。我希望自己能尽力体验,找到自己梦想的生活状态。”费亦儒笑着说。

    来源:2012年11月1日出版的《环球》杂志第21期